美高梅官方网站
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澳门美高梅网址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故事会 > 澳门美高梅网址 > 贼不空手破例了

贼不空手破例了

时间:2017-12-05 作者:未详 点击:

  傍晚时分,陈天凯前脚刚跨进街边小酒店的包间,就见老同学祁兵快步迎上:“老陈,你可来了。我听说你的办公室进了贼,丢没丢东西?”
  
  陈天凯和祁兵的关系不错,不只是老同学,还同在一个部门任职。就在昨夜,有个损贼溜进机关大院,撬烂了陈天凯办公室的门锁,把室内折腾得乱七八糟,遍地狼藉。直到今日凌晨,巡夜的保安发现门大开着,这才报了警。警察迅速出动,但没找到半点有价值的线索。听闻此事,正在外地出差的祁兵紧忙返程,连家都没回就约陈天凯见面。
  
  陈天凯优哉游哉落了座,呷口茶说:“我检查过了,什么都没丢。”
  
  祁兵追问:“真的?那笔记本电脑呢?”
  
  “瞧你这点出息,怕我连累你啊?”陈天凯瞪了祁兵一眼,从公事包里拎出了电脑。
  
  也难怪祁兵会如此紧张:陈天凯有个嗜好,每到一处都要拍摄大量照片,然后制作成电子影集存入电脑,以作留念。上个月,两人去泰国考察,陈天凯喝多了,非要搂着人妖合影。两人都是公职人员,身份不同于普通游客,不雅照一旦外泄,后果不堪设想。更何况,单位一把手行将退休,继任者将从他们几个副职中提拔。关键时刻,万不能出差池。念及此,祁兵抢过电脑,不顾陈天凯的阻拦执意删除了所有他出镜的照片。陈天凯没好气地道:“你这是小题大做,我都说过了,连张废纸都没丢——”
  
  “你越这么说,我越觉得邪门。”祁兵抢过话茬,压低声音说,“民间有句老话,叫贼不空手。你办公室里有烟有酒有电脑,他费了那么大的劲撬开门,为何一样都不拿?”
  
  此言一出,陈天凯也觉蹊跷。就在两人合计得头大的当儿,陈天凯的手机响了。
  
  一接通,就听老婆高八度的大嗓门震得耳鼓嗡嗡作响:“快告诉我,那个小妖精是谁?!”
  
  陈天凯听得发蒙:“哪个小妖精?”
  
  “少跟我装傻!”老婆咬牙切齿地说,几个邻居都说得有鼻子有眼,你老公的办公室进了贼,被偷的手机里存有不堪入目的艳照。陈天凯一听,又气又乐:“手机正在我手里攥着,怎么会丢?”
  
  但很快,陈天凯的心里就只剩下了气愤——辞别祁兵没走出多远,同单位的大刘便跟上来,神神秘秘地问他丢了什么,有没有特别重要的物品?
  
  “别听风就是雨,我什么都没丢。”陈天凯强忍着火气回道。
  
  大刘左右瞅瞅,说:“你别见怪,我也是听别人瞎白话的,说有十条名烟,几箱名酒,一部手机。手机里,不会有重要资料吧?”
  
  “胡说八道,简直是放狗屁!”陈天凯按捺不住爆了粗口,扔下大刘急匆匆回家。可没走出多远,祁兵的电话又到了:“老陈,别瞒我,你是不是丢了一本黑名单?你脑子有病吧,记那些乱糟糟的东西等于找死!”
  
  原来有人传言,损贼偷走了陈天凯藏在抽屉里的日记本,上面记载着他替人办事收取的每笔好处费,还有他为了升职而送出的礼份子。不等祁兵说完,陈天凯已气炸了肺:“是谁说的?我没有黑名单,也没收过礼、行过贿!”
  
  平心而论,陈天凯身上有不少小毛病,但行贿索贿的事儿还真没干过。本以为脚正不怕鞋歪,可一迈进家门,老婆便张牙舞爪地扑上来,硬逼他说出小妖精是何方神圣。这一夜,家里闹得是鸡飞狗跳,要多热闹有多热闹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心烦气躁的陈天凯刚到单位,又得知一个令人苦笑不迭的消息:发现办公室被盗、及时报警的巡夜保安被辞退了。大伙儿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,说案发后应先请示领导,报不报警,当由领导决定。这下好,擅自做主暴露了领导的隐私,活该丢饭碗。
  
  陈天凯登时火冒三丈,冲嘀嘀咕咕的同事们喊:“我再重复一遍,我什么东西都没丢,你们要不信,可以去派出所问警察!”
  
  祁兵正巧走来,赶紧把陈天凯推进办公室,关上门。“是谁开除的保安小宋?”陈天凯气咻咻地问。
  
  “是我。”祁兵话音刚落,陈天凯已拍了桌子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你辞了他,不正说明我有问题吗?”祁兵劝道:“小宋值班脱岗,理应开除。要不处分他,别的保安还不天天晚上睡大觉?再者,清者自清,你又何必在意那些闲言碎语?放心吧,我这就去请示一把手,召开大会给你正名,消除负面影响。”
  
  正说着,陈天凯的手机叫起来。
  
  “喂,哪位?”
  
  “是陈先生吧?我姓楚,专门为客户解决各种疑难杂症。说明白了,也就是‘职业清道夫’。”
  
  对“清道夫”陈天凯略有耳闻,是指那些打法律的擦边球,帮人偷拍取证、追讨债款,甚至寻仇解恨的家伙。陈天凯不耐烦地问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
  “当然是为你分忧。”对方回道,“我黑道白道混得还可以,能帮你找到损贼,拿回失窃的手机电脑,包括黑名单。只要价钱合理,我保证不会泄密。要不要见面谈谈?”
  
  “谈你个头。滚!”陈天凯“啪”地挂了机。
  
  事情闹到这地步,陈天凯又气又恨又无奈。而更糟糕的是,当他找到一把手,信誓旦旦地宣称办公室内确实什么都没丢时,电话再次响起。
  
  打来电话的人竟是那个损贼。损贼洋洋得意地说,东西在我手上,想拿回去,请支付10万封口费。陈天凯不由得心尖一哆嗦:莫非,他偷走的东西,被我忘了?不可能,但凡重要物件,我绝少往办公室里放。反复琢磨,陈天凯有些心虚了:“是……什么东西?”
  
  “是什么你自己清楚。既然不想要,算我多此一举。陈先生,祝你好运。”
  
  此后的一段日子,陈天凯彻底蒙了,没白没黑地守着电脑,生怕爆出与自己有关的猛料,并不停地念念叨叨:我到底丢没丢东西?让他万难料到的是,一天晚上,还是在街边的那家小酒店里,祁兵正和保安小宋把酒对饮。
  
  小宋说:“陈天凯天天神情恍惚,家人正打算把他送进精神病院治疗呢。这次提拔,应该没他的份了吧?”
  
  祁兵喝得红光满面,掏出一沓钱推到了小宋面前:“尽管陈天凯是我最大的竞争对手,但大刘的实力也不可小觑。老办法,你今夜偷他一下子,剩下的事我来安排。”
  
  “好嘞。你就美美地睡一觉,静等我的好消息吧。”小宋收了钱,喝光杯中酒一拍两散。
  
  次日早晨,祁兵是步行去单位的,逢人就神秘兮兮地说大刘的办公室被盗,好像丢了不少重要物品。至于是什么,他神秘一笑,不做解释,任由听者去发挥。但在兴冲冲奔进单位的那刻,祁兵傻了眼:几个警察正在他的办公室里忙活!
  
  呆立半晌,祁兵暗叫糟糕,忙走到僻静处拨打小宋的电话。可接连拨了四五遍,均被告知是空号。而走廊尽头,大刘边和同事咬耳朵边斜睃着他,嘴角飞快地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笑……
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